成步堂村马

喜欢就好 欢迎同好

有些杂食 慎重关注 爱您

【逆转裁判】骨科组/喜贯 不得②

不得

cp:王泥喜法介x成步堂美贯

○第四章的时候给阿板开车()

(2)

两周的假期转眼就过去了一半。
美贯其实哪里都没有去,她没有去仓院没有去泡温泉甚至连新宿的大街都没有去。

她只是待在房间里练习起了魔术。
没有机关没有技巧“砰——”地就带给你意想不到的结局。

为什么热爱魔术表演连她自己也说不清,也许是因为从小耳濡目染也许是因为她的体内流淌着或真敷的血液?
不,大概是比这些更为纯粹的理由。

她躺在地板上燥热的空气在密闭的室内打转撞在她身上汗津津粘糊糊的。

心不在焉是表演的大忌,表演者只有自己全身心投入表演进入状态才能调动观众的情绪炒热台下的气氛让演出达到高潮。

即使对魔术的机关和技巧了然于心她也必须故作惊讶状告诉观众这确实是魔法。

表演者和观众的视角不同看到的东西也就不同。

同一场演出带给观众的或许是惊喜是幻想是刺激可带给表演者的东西就要沉重的多了。

她需要不断地检查机关是否在良好运作,她得在舞台的隧道里奔跑赶在箱子打开前回到舞台上。

她必须用刀剖开幻想刺穿舞台效果把这个魔术彻底肢解把每一块零件检查后再把他们拼回去展现给台下的人。

所以对于表演者来说魔术不存在惊喜。
出乎意料的结局背后是精明的计算节奏的把握和staff的不懈努力。

没有机关也没有技巧——魔术的成功靠得是她的熟练。

结局从一开始就被设定好了,观众们觉得惊讶只是没有弄清楚机关的运作方法。当然这是绝对不能搬到舞台上的魔术的核心。

小时候她经常看父亲表演魔术,那个时候的魔术真的很神奇她根本猜不到她的哪个口袋里突然就多了一个橘子想不到哪个人帽子里会突然飞出鸽子。

到了她自己表演的时候已经失去了这样的乐趣,角色的互换剥夺了她的憧憬。

有时候观众席上也能看见眼睛亮晶晶的小女孩,就像小时候的她一样。

上次有人给她表演魔术还是王泥喜想用纸巾叠一只兔子来逗她笑,最后喜闻乐见地失败了。

不过她记得那时候她笑的很开心,她其实根本不行笨拙的律师会成功而且居然有人在或真敷家的继承人面前班门弄斧真的是难得一见的光景。

但那又怎么样呢?没成功不也挺好的么?

这份关切着实是届到了。

她也爬起来抽了张纸巾叠了枝玫瑰。叠好后她想了想又拆掉叠了只皱巴巴的兔子。

最后连兔子变成了皱巴巴的纸巾被她拿来擦汗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