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步堂村马

喜欢就好 欢迎同好

清个内存,放个自拍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白日梦07


“这到底特么什么情况?”细腰舞在私聊频道骂了起来。

“埃里克撒谎了,走打人去。”顾飞回复的也挺快。

两人重新来到埃里克的小屋,这位正主看到两人并不惊讶依旧自顾自地摆弄这月见草。

“说吧,我知道你撒谎了。”顾飞看门见山将暗夜流光剑往桌子上一插,一只脚踩在了桌子上一副要收保护费的架势。

“看来你们知道了。”埃里克放下月见草露出了微笑。

“来说慢慢说你有很多时间。”顾飞气的磨牙霍霍,这人折腾他们折腾了这么久怎么看怎么欠打。

“我原本是个教师,这没错。我爱上了她,她太美了。”埃里克对着空气陶醉了起来,病态白皙的脸上出现了一些血色。

“我的家族有遗传病,我发病了命不久矣。可是哪时我才刚刚二十岁啊,我感觉天的塌了。”埃里克忽然哭了出来。

“死了我就再也看不见她了。我心灰意冷搬到了河谷这里每天放羊度日。”埃里克是神情非常悲伤。


“……”细腰舞一直没有说话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月见草是她最喜欢花,我也很喜欢。”埃里克接着说。

“我听说精灵的寿命很长,如果和精灵结合的话就可以延长寿命。”

“我就和一位精灵结合了。”

“等等!你的爱人是谁?”细腰舞突然出声打断了埃里克。

“艾兰达。”埃里克说出了一个他们从未听过的名字。

“诺玛是谁?”细腰舞继续问,她的态度不太好语气很急促。

“是和我结合的精灵。”

“你他妈,我……”细腰舞起身想打埃里克,被顾飞拦住了。

“细,我们先听他说完。”

“我获得了新生回去继续任教了,她等了我好几年我对不住她。”

“她临终时我依旧年轻,我无法看着她死去啊。”

“艾兰达说,精灵可以续命。这是她第一次求我……我……”

细腰舞攥紧了拳头,骨结都有些发白。顾飞轻轻搂住了她。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诺玛,她救了艾兰达。”


“艾兰达她又变回了少女,可是她离开了我和国王的小儿子在一起了。”

“我又回到了河谷,诺玛还在这里。”

“艾兰达说国王想要精灵做舞女,我问诺玛能不能带我去他们的群落。”

“诺玛带我去了,大家对我都很热情除了一个叫菲亚的邮差。”


“她是个同性恋,似乎很喜欢诺玛。可是那又如何,诺玛已经和我结婚了。”

“国王得到了舞女,艾兰达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王子妃。”

“诺玛临终前想回家,我就带她回去了。”

“她诅咒了我,咒我永生,咒我永远不能走出这里。”

埃里克的故事结束了,他叙述地轻描淡写但是顾飞和细腰舞听的可不轻松。

他们可以猜到,诺玛是真的爱上了牧羊人。而菲亚在诺玛死去后就疯了。

艾兰达达到了目的,从平民一跃成为皇室。

而一切是始作俑者却永远地活在世上。





未完待续

为什么不继续写白日梦了,因为我前面电脑坏了文档不见了现在用手机写吧

JK情书

致坐在我旁边的你~

     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我的心。
     你时而眉头紧缩时而喜笑颜开。
     但是答应我,打王者的时候把音量调小一点好吗?
你他娘的又死了不回打换老子来打啊看着就来气!后羿还不会吗?不会换我来啊!

【海猫】碎片三则

这是一个猫箱之中无数幻想碎片之一的故事

「这里……是?」黑发的女性在床上苏醒。
「您终于醒了……」一旁的医生听见了动静上前查看她的状况。

她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很久才回过神看挂向一旁的她的礼服。
原本质地考究做工精致的礼服下摆却变得破破烂烂的,但是被海水浸泡后金色的纹饰却没有褪色也算是相当少见的情况了。

「右代宫小姐……您还好吗?」医生礼貌地询问她的状态。
「右代宫?」她感觉太阳穴有些发涨,她用掌根抵着眉心思索着什么。
「是的,您是右代宫理御小姐。」
「右代宫……理御……」她听见了她最不想听见的名字。
六轩岛,黄金魔女,棋盘,密室,遗产。
这些词汇在她的脑中一个接一个地浮现,她最不想被被提及的记忆被撕开暴露在阳光下。

右代宫缘寿一直在寻找亲人的下落,终于在一个沿海的小村落发现了她。
安田纱代。不对,对于缘寿来说她是右代宫理御是自己所剩无几的亲人。

缘寿终于等到了久违的亲情,来自自己39岁的姑。
来自曾经的魔女黄金的贝阿朵莉切。

碎片2

「安田同学恭喜毕业。」校长把毕业证书交给了安田纱代。
安田同学来自孤儿院,虽说性格有些内向但是学习很刻苦。
学习对她来说不仅仅是学业,更是改变命运的钥匙。
「希望你有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

碎片3

「「「缘寿生日快乐!」」」
切开了大大的蛋糕,一家人祝福着穿着公主裙的缘寿。
「说起来姐姐说过下了班要来……」留弗夫忽然想起来今天绘羽给自己打过电话。
「yeah,绘羽姑姑!缘寿最喜欢绘羽姑姑了!」小缘寿听见这个消息非常开心,只有独子的绘羽姑姑非常宠爱她简直比亲生女儿都要亲。
「哥哥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战人从身后拿出了一只玩具熊。
「哇,他可以和真理亚姐姐的樱太郎做朋友吗?」缘寿抱起玩具熊眼里尽是期待。
「当然可以。」战人蹲下摸着缘寿的头。
「小缘寿什么时候才可以长到战人这么大啊?」雾江看着自己的儿子女儿忽然心生感慨。
「缘寿今天十岁了哦!不是小孩子了!」缘寿不满妈妈还把她当成小孩子看待。
「好好,缘寿永远是我们的公主大人。」留弗夫把缘寿抱起来转圈圈。
「缘寿!!!!!!」绘羽刚刚进门就直奔缘寿这里。
「绘羽啊稍微慢一点,俺都跑不过你。」秀吉在玄关气喘吁吁。
「打扰了。」让治微笑着向各位打招呼。
「缘寿,姑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猜一猜吧?」绘羽将礼物藏在身后。
「唔……该不会是?!」缘寿忽然想起了什么非常激动。
「对,就是这个!」绘羽递给缘寿一个大大包裹,里面是缘寿曾经说过非常想要的小洋服。她不是没有小洋服,只是这一件是她自己设计的“魔女安琪”的洋服,没想到绘羽居然让人做了出来。
「啊啊太棒了绘羽姑姑最好了!」缘寿抱着包裹扑向绘羽的怀抱。








题外话,想带给他们最好的未来。

【逆转裁判】御云 被我遗忘在备忘录的段子

#御云#  

一条美云有一个小秘密。
这个秘密她只说给过床头摆放的小熊。


御剑怜恃最近被粉丝们的热情吓到了。
庭审时旁听席总有些激动的女生。


“很困扰啊……”御剑夹起碗里的卤蛋。
“你这是在向我炫耀吗?你去找个女朋友就好了吧。”狩魔冥喝了口汤。

“你就没有心仪的女性吗?”冥吃了一大口面。
“与其说是女性倒不如说是……小姑娘吧。”御剑夹起一块叉烧。
“变态萝莉控。”



【逆转裁判】大概是假的吸血鬼03

#大概是假的吸血鬼#

牙琉家的长子和事务所的成步堂不和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大概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好像那时候成步堂还不是吸血鬼猎人,他只是一个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青年才俊。
没人知道他的身世,他就像是凭空出现了一样就这么出现在牙琉雾人眼前。

牙琉雾人对于这种草根是不屑的但是良好的修养让他从来没有发作过。
但是这个成步堂龙一似乎和其他的吸血鬼不太一样,他总是不按常规做事却总能给事件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

对于这一点牙琉雾人是有些羡慕的甚至说是有些嫉妒。
因为他的出身不允许他这么莽撞随意,但是他的灵魂深处的那些叛逆又好像在躁动。
抓的他的心痒痒的,却没办法伸手去挠它。

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
所以他想离成步堂龙一这个人远一点再远一点,可是不断有人向他推荐这位年轻人。
最后他只好见了成步堂一面。

说实话这个人看上去毫无心机甚至有些冒傻气唯独那双眼睛很澄澈,被这双眼睛注视着他感觉自己心里的秘密都被这个人一览无余。
这个人很危险,他这么告诫自己。
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

现实没能让他如愿。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成步堂和他成为了工作伙伴,这人离他又近了些。
他也终于看清楚这个人身上具有的某些东西——那是颗和自己完全不同的赤子之心,不同于常年被黑暗包裹的自己的那颗。
它很火热,有些让人嫉妒,
又有一种难言的诱惑力吸引着自己靠近。

这个人很危险。


“小美女?”走在路上的美贯忽然被人叫住,对方是一个金发帅哥。
“有事吗?”美贯的眼睛有些发亮,她有种预感一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在等着她。

她的预感很准。

挖坑不填 偷偷健身

【逆转裁判】【骨科】大概是假的吸血鬼吧02

cp:王泥喜法介x成步堂美贯

        牙琉响也x成步堂美贯

        成步堂龙一x牙琉雾人

吸血鬼preo

02

“美贯走了哦,不要太想我笨蛋王泥喜。”

王泥喜回来的时候屋里早已空无一人。

原本落满了灰的桌子也被人擦的干干净净,上面放着一张纸条。

无所谓,反正他早就习惯了一个人。

“王泥喜君,这是我的弟弟响也。”牙琉雾人的身边站着一位和他有八分相似的年轻男子。

“你好啊这位大脑门先生。”这个人看来有些自来熟。

“事务所那边有动静吗?”
“还没有,成步堂那个丧家犬早就不干这行了吧?”
“这可说不准。”
席间窃窃私语声不断,王泥喜感到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有些闷疼。

他也被老师分配了任务。
对方是血猎协会的一个小杂鱼。

王泥喜不喜欢杀人。
他的体内也留着部分人类的血,当然这种级别的会议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老师是那个牙琉他连旁听的资格都不会有。

“响也你就负责这个小姑娘吧。”

“王泥喜先生!”回到家的王泥喜首先看见的就是身着蓝色斗篷的少女。

“你倒是小心点,住在这附近的都不是人类。”王泥喜没好气地给了她一个白眼。

“王泥喜先生也不是人类吗?”那双亮闪闪的眼睛盯着他。

“……”

那是他最不想谈及的话题,父母家人和他的出身。

“那我不问了!”少女察觉到王泥喜的异样,见好就收是一种优秀品质。

“你为什么又回来了?”王泥喜带过了刚才的话题。

“因为爸爸又没做晚饭。”少女吐了下舌头。

“他可真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

“不不不,爸爸是美贯世界上最喜欢的人!”她的神情有些激动似乎还有几分崇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