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步堂村马

喜欢就好 欢迎同好

有些杂食 慎重关注 爱您

【逆转裁判】御云 巧克力心跳大作战③

>追击☆巧克力怪盗dokidoki大作战③

cp:御剑怜侍x一条美云
★这是情人节的贺文,我都快咕到七夕了
★其实是相声

「有事件的地方需要什么?
——侦探!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检事局的检事们化身为御剑侦探的助手一起帮助他追击大盗。

在前方有什么新的邂逅等着他呢?让我一起期待吧——名侦探御剑第三季★」

这是什么鬼?御剑怜侍的偏头痛发作了。
一个上下楼的时间他的办公桌上里就多了一张纸。

这圆圆的假名闪亮亮的贴纸不用想就知道这张纸出自自家恋人之手,他是不是真的和年轻人有代沟了?是因为之前惹她生气了所以她要捉弄回来吗?

“这是你的挑战书吗?”御剑打算给恋人发短讯问问,看着屏幕上的句子他想了想把他们全删掉了。

“名侦探御剑第三季是什么鬼?!前两季呢?!”

“第一季是八咫乌事件,主人公和漂亮的女助手(兼恋人)重逢了☆第二季是总统私生子事件,主人公和伙伴们大显身手( •̀∀•́ )”

“御剑检事?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他都忘了糸锯圭介就跟在他的身后。

“关于这件东西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御剑怜侍对糸锯圭介出示了证据「花里胡哨的纸片」

“自己什么都不能说!”糸锯圭介捂住了嘴。

“这一次连他的左右臂们都变成敌人的爪牙了吗?御剑侦探大危机★”这次御剑着实是吓了一跳,你们这些人走路都没声音么?

“我可能为了这个反应从刚才就躲在桌子后面哦!”元助手现恋人·一条美云 选手突然地登场。

“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给我配旁白吗?”御剑笑。

“不是经常有那种桥段吗?最后的大boss其实就是主人公的搭档!”美云小姐得地地说“我是来旁观御剑侦探是如何找到犯人的!”

“今天还有工作没时间陪你玩。”御剑轻轻揉了揉恋人的头。

“我的头发都要被你揉分叉了。”

“这样会分叉吗?!”御剑大惊。

“咳咳,三个人友谊中另外两个人坠入爱河的寂寞我算是了解到了。”糸锯说。

“阿锯你这个人生赢家还说,全员没被怀疑为嫌疑人过的只有你了吧!”

“居然是赢在了这种地方了吗?”御剑又惊。

“助手真的是高危职业,自己差不多该辞职了的说。”

“在想辞职前请先把今天的工作做完,不然这个月的工资评定——”

“会变成一片赤红★”

“你们两个一唱一和得让人好伤心,自己受伤了。”

未完待续

看这里,我们cp22见

无名小一:

这本!真的!要产出来了!朋友们我们CP22见!

【逆转裁判】御云 巧克力怪盗与心跳大作战①


>追击★巧克力怪盗dokidoki大作战①

cp:御剑怜侍x一条美云

情人节还未至检事局的各位里却早已暗地里开始较劲了。
“毕竟我是一流检事的一柳弟子……巧克力什么的肯定……当然……请务必……”一柳检事可怜兮兮的目光注视着女性同事们手里提着的精致商场手提袋,就如同一只委屈巴巴的小狗让你忍不住想要怜爱一番。

不过狗狗好像是不能吃巧克力的吧?这么想着的冥打消了投喂一柳检事的计划。

不能因为看见可爱的事物就动摇啊,冷静完美无懈可击。尽管内心独白很丰富但她仍然面不改色地看向一旁。

“不愧是狩魔检事,好成熟啊。”新来的几个检察官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着。

“有时间聚在一起聊天还不如多去做些工作,税金可不是拿来养闲人的。”冥虽然板着脸训斥起他们却也没拿着鞭子乱抽。

“真难得,居然在这里看到你。”御剑怜侍不知何时走到了他的身后替新人们解了围。
“我会在日本逗留几天,之后会去别的国家。”冥倒是对御剑的到来不感到意外,毕竟检事局的局长出现在检事局的走廊上实在太合理不过了。

“我还以为你是特意回来过情人节的。”这两人寒暄后照理是要戳对方痛处的,特别是看见对方气得跳脚的时候就会格外的愉悦。兄妹真的是很微妙的存在啊。

“不过是无聊的节日而已,我可不像某人直到初中还真的相信圣诞老人存在。”冥轻车熟路地揭起了御剑的黑历史。

“异议あり!节日的习俗里面包含了人们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向往,这并不是应该被看轻的东西。顺便,揭穿圣诞老人的真相实在是太残忍了!”御剑遭到暴击后很快地转动大脑反对起冥的主张。

“异议あり!在这和你争论这个简直是白费力气,反正你肯定也收不到巧克力!我可是听说了哦~御剑怜侍,你把那位大盗小姐气跑了吧。”一处设防就攻击另一处,狩魔家的人可没那么死脑筋。

“为什么你会……唔……”御剑非常动摇,这一点从他的领巾就可以看出来。轻飘飘都不飘了,还有比这更加能提现动摇的地方么?

这可是真的戳到了御剑的痛脚了。
天才检事御剑怜侍年纪轻轻却经验丰富,无论工作是庭审还是搜查都能剥丝抽茧找到真相。

身为律政精英的他——两天前把自己的恋人气跑了。

对待证人的证言如同博弈般有条不紊面对自己恋人的泪水他却着实束手无策。

更别说他与自家恋人还有些年龄上的差距,不应该不止有年龄上的差距。

不过看上去如此不搭调的两人却是恋人倒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看上去是一回事实际上又是另一回事了。

“哼哼,御剑怜侍你可千万不要小瞧女性。尤其是恋爱中的女性。”冥得意地摇了摇头像是在嘲笑御剑的窘态。

“我可没有一天敢小瞧过女性……”御剑的幼驯染们在女性身上吃了不少苦,连带着他也不敢对女性报以轻视的态度。

“女人真的很可怕啊……”想到某位女性御剑不由地叹了一口气。

连庭审走向都能靠美貌掌控的女性并不是不存在。

“这个节日的节骨眼上希望别出什么问题才好,一旦扯上情啊爱啊的人就会变成笨蛋。”冥对御剑挖苦腻了把话题又绕回了工作。“干嘛要恋爱啊,恋爱中的人都是笨蛋。”

“我能理解为这是你对单身现状不满的控诉的吗?”御剑总能看穿这孩子的态度里哪些是真心哪些是为了掩盖真心。

他还是很希望冥可以恋爱,虽然也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成分在里面但这对冥来说也是难能可贵的经验。

“御剑怜侍,你是在嘲笑我么?哼,我可不是你我才不会把时间花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冥一甩头发走了。

御剑怜侍拿自家妹妹没办法只好看着这位离去的背影叹气。

倒也不是小瞧冥的能力,只是再有能力的人也会有疲惫的时候要是有人可以帮她分担一些,不其实也不用分担只要那个时候能待在她的身边就好了。

“巧克力味的零食也算巧克力吧!”这边走过来的是检察官牙琉响也。
“我想应该不算吧。”以及刚刚结束辩护的辩护律师王泥喜法介。

“可是零食的表面有巧克力涂层啊!”
“但很可惜这不是情人节巧克力。”

“刚刚结束工作么?”御剑向两人搭话。

“下午好啊御剑局长。”x2

“局长你觉得含有代可可脂的零食能不能算作巧克力?”
“勉强可以吧。”御剑想了想说。

“对吧!连御剑局长都这么说。”响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还打个了响指。
御剑不解,这个问题和响也开花有什么关系?
“牙琉检察官收到了茜小姐送的……巧克力零食。”王泥喜看穿了他的疑惑解答道。
“确实有茜小姐的风格。”御剑点点头。

“我今天收到了美贯的巧克力。”不知道是加班太累眼花了还是别的什么御剑眼里王泥喜的角在兴奋地摇来摇去。

一定是眼花了。

“巧克力?你们是高中男生吗?”夕神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身后。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可以把手上西系着亮黄色缎带点缀着弯月挂饰的盒子收起来,早上我看见希月小姐拿着它在办公室你门口转悠。☞御剑用微笑把对部下的吐槽压了下去“夕神你还是这么不坦率。”

“还好吧。”

“御剑局长!”糸锯圭介从二楼的楼梯跑了下来。
这真是个拥挤的走廊。

“走廊上禁止奔跑。”御剑板着脸说。
“自己太着急了的说,巧克力大盗出现了的说!”糸锯说的话御剑并没有听懂。

“巧克力大盗是什么?”x4

看来其他人也没有听懂。

“就是,据说,那个情人节没收到巧克力的怪盗每年都会偷走其他人收到的巧克力的说。”糸锯有些难为情地说。

“俺一开始也不信的说但是真的出现了啊!”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黑色的卡片,卡片上用红色写着「FFF」。

“真子送的巧克力被偷走了,明明放在桌面上的说。”

这个犯罪卡片勾起了御剑关于八咫乌案件的回忆。不过和八咫乌的预告卡片不同的是,这是嫌疑人作案后留下的线索。

这是挑衅吗?



未完待续

【逆转裁判】御云 恋爱占卜


*庆祝和同好相遇

*然后应该比较容易ooc

*贺文to凌霜太太

“小云你在玩什么呀。”糸锯圭介向低着头玩手机的一条美云打招呼。

“诶阿锯,我在玩恋爱占卜哦!阿锯要来试试吗?”美云开心地向糸锯招手。

“在这里填上姓名性别就可以了哦!”美云指着屏幕上的留白说。

“哦哦,自己来试试的说!”

“我看看啊,你的桃花已经出现了。多留意同事和部下中的女性吧!”  美云读出了占卜结果。

“诶诶已经出现了吗?自己完全没有发现的说。”糸锯很惊讶。

“小云你接着玩吧,我得去现场了。”不知道糸锯是害羞了还是真的赶时间,不过他对待工作一向很仔细到是真的。

“嗯?美云小姐?”这次是路过走廊的狩魔冥。

“啊小冥姐,你回来了!”狩魔冥作为国际检察官不时会去异国追查案件,一条美云可以见到她的时机并不多看样子对方刚刚回国手里的行李箱还一直提着。

“嗯这次负责和国际刑警一起押送证物,接下来的庭审会用得上。”冥放下行李箱在贩卖机买了罐苏打水。

“对了对了,小冥姐!你要玩这个吗?”美云挥了挥手机。

“占卜?有点兴趣。”冥在美云身边坐了下来。

“快看看!”美云催促着填完信息的冥。

冥迟疑地点了确认。

“你的桃花早就出现了哦,多多关注已经认识的人吧。雷厉风行的你和不着调的他到底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美云
一字一句地读了出来。

“果然恋爱这种事情和我没有关系,不着调的人我更没兴趣。”冥板起脸有些僵硬的说。

“只是娱乐啦,小冥姐别在意。”
“快开庭了,我先走了。”冥拖着行李箱走了,美云发现她的耳根有些泛红。果然恋情之神不会看不见优秀坚强的女性。

“美云小姐?”一个熟悉的声音。
“啊啊御剑哥!”美云向声音的主人打招呼。
“抱歉久等了……”刚刚结束庭审的御剑道歉到,他之前打算送美云回去的奈何突然来了工作只好让小姑娘等等了。
“没事!我还见到了小冥姐姐呢!”
“冥的话现在应该开始庭审了。”

“对了御剑哥,玩这个吗?”美云举起手机。
“啊智能机啊,我一直在用之前的功能机要不要也买一部好呢?”御剑把玩起美云贴满贴纸的手机。

“御剑哥也来占卜吧!”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点击这里会出结果哦。”美云手把手指导着。

占卜结果的小窗口弹出。

御剑认真地拿出手机看了很久,最后放下它说了句“原来是这样……”

当美云重新唤醒手机屏幕后御剑的占卜结果已经不见了。

“真狡猾啊御剑哥。”

“美云小姐的结果怎么样?”

“是秘密!”

“那我也不告诉你了。”

“啊好不甘心啊!”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说我说不定时候比自己小的女性。”

“原来御剑哥喜欢幼女吗?!!”

“我可没说过这样的话!”

END

写在后面,这篇文一个是卡了一个星期左右。
到后期ooc到我无法忍受的地步。
很努力地想找到官方的感觉但是失败了。
频繁的人物转换和场景的描写对我来说有些困难,因为总是觉得怪怪的。
总之是非常令人失望的文。









#逆转裁判#御云 忘爱症候群

很短 真的很短

#忘爱症候群#  御剑x美云

为了某种原因忘记了最爱的人,一直在拒绝对方是此病的特征。无论回忆起多少次都还是会再度遗忘。能够治愈此病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所爱之人的死亡。

梗来自网络。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发生着奇奇怪怪的事,上一秒是死亡下一秒便是新生命的到来。

“御剑先生,您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护工把一叠纸递到了御剑手上。

“您并没有哪里不妥,只是过度疲劳需要休息而已。”

“好的,谢谢了。”御剑看着单据上密密麻麻的检查项目,眉头却没有舒展。

自己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没有由来的他就是这么觉得,与其说是直觉倒不如说是整合了周围人的反应和现有的情报通过逻辑推理得出的毫无疑问的确定结论。

他缺少了什么,心里好像有什么地方空空的就像是被挖走了一样有风吹过的时候还会呼呼作响。

他最近总是会犹豫,这很影响他的判断力。接连而至的是工作效率的下降,桌上的文件堆积如山尽管下属们想替他分担一些但他还是婉拒了。

最起码沉浸工作中的他是充实的。

“有必要招一个助手了……”御剑整理文件的时候这么想着。

助手?总觉得好像曾经有什么人……?算了大概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毕竟连有过一面之缘的人自己都不会忘记。

一条美云最近很失落,御剑和她已经失去联系很多天了。虽然偶尔会有这种事但是对方一定会提前告诉她的。

她等在御剑的办公室,可是部下却告诉她御剑去了医院。

确认了是哪一家医院后她就飞奔了过去。

为什么会去医院?难道这几天是生病了吗?

“御剑先生,您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护工把一叠纸递到了御剑手上。

御剑就站在走廊上,美云有些不知所措,是说身体还好吗还是问对方这几天为什么不联系自己。

美云在心里练习了很多遍终于抬起头

“御剑……哥。”对方的眼神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充满了御剑一贯的警惕和疏离。

最后一个字她咽了回去。

转过身的御剑见眼前的人没任何动作便越过了她去了缴费处。

“御剑哥……是生了我的气吗?”

一条美云忽然觉得世界上又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御剑检察官,刚刚一条小姐来过了她说希望你联系她。”部下转告了回到办公室的御剑伶恃美云留下的口信。

“一条是?”御剑看了看桌上的备忘录并没有和姓“一条”的人要见面的消息。

部下愣住了“就是一条小姐啊,一条美云小姐。”

御剑完全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部下错愕地离开了。热恋中的人总是很奇怪,就当做没听见刚才的话吧。

备忘录未完成的事项还有去购买新的手提电话。原本那一只陪了御剑许多年的功能机早上掉出衣袋摔的粉碎。

索性通讯录可以导出,只是他没有去挑选的时间,最后只是在官网选了一部功能比较齐全的智能机约定了上门服务。

还是有哪里不对。

御剑靠在椅子上没由来地感到心浮气躁。

也许是夏天的闷热也许是聒噪的蝉鸣。

line上成步堂发来了旅行时拍的照片,成步堂的边上是真宵君而自己的身边是从未见过的年轻女性墨色的长发束在脑后脖子上围着与季节不搭调的深色围巾。

是当地的向导吧。


连发数条的邮件无人回复,连电话也没有人接听。

一条美云看着作为手机壁纸的二人合照想哭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她给予御剑理解并且对他深信不疑,对方一定不会令自己失望的。

“叮~”提示音响起。

“您好?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美云啊?!”

“抱歉我应该是不认识你的。”

“你是御剑哥吗?!”

“我是御剑。”

开什么玩笑。

难道他被邀请去参加什么整蛊的电视节目了吗?

还是脑袋被大将军长枪打了?

不对,那把枪不是空心的吗?

一条美云思考着种种可能性。

对方为什么在自己的通讯录置顶?

还有这么多语音留言。

可是这个人他明明不认识啊?

完全没听说过的名字,陌生的声音陌生的称呼。

陌生的女孩子。

“图片   你是我身边这个女孩子吗?”

“没错啊!\(^o^)/”

原来是旅行的向导啊。

大概是顺手交换了联系方式然后忘记了。

既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就继续工作吧。

御剑将手机放在一边。

由于工作的缘故,他经常被女性青睐,其中就不乏非常有毅力的人。打电话直到他接起为之,短讯直到他回复为之,这位一条小姐说不定也是这样的人。

只能礼貌的拒绝了。

毕竟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说起来喜欢的类型,御剑突然楞住了。

“我喜欢……什么人?”

好像有一个很喜欢的人但是对方好像是……去世了?

等等什么地方不对。

去世了?是谁?

记忆开始变得不可信。








那之后那个叫一条美云的人再也没有联系过御剑。

关于所爱之人的去世可能只是某天午休时做的梦。

一切都是那么平常。

“御剑检察官,这起交通事故由你负责。”

“没问题。”

片刻的偷闲后就得开始工作了。

“日期是昨天,地点在主干道,死者是一条美云……”等等这个名字?!

翻开附录的现场照片果然是熟悉的深色围巾。

现场回收的证物里有一部粉色的手机。

不过已经无法开机了。

忍者迦南的挂坠是自己送给她的。



魔咒解开了,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你问盗贼吗?

谁知道呢?

#逆转裁判#御云脑洞告白

感谢花音小天使我简直会心一击

#逆转裁判#御云脑洞合集①

cp:御剑怜侍x一条美云

和花音小天使的脑洞整理  我爱花音小天使(心)

(私设御剑美月,御剑幸也)

#逆转裁判#成御 床

这波车注定开不起来 _(:з」∠)_

私设 ooc 慎人

cp:成步堂龙一x御剑怜侍

OK?



成步堂因为工作上的事情留宿在御剑的公寓。

他失去律师徽章的那几年对方拜托他帮忙处理一些事物,

虽然总是说「因为你很闲又没有经济来源我就勉为其难地临时雇佣你。」

这一「临时雇佣」的关系持续了七年。

没人知道他们私下的关系。

在大多数人的眼里他们不过是曾经有过交集同窗好友。

成步堂从不在法院露面。

御剑也从不去万能事务所。

他们彼此都有一种不用言说的默契。



整齐的写字台。

干净的公寓。

认真工作的御剑怜侍。

这一切都是这样的赏心悦目。



成步堂看了看时间决定纠正局长熬夜坏习惯。

摘掉对方的眼镜

拿走对方的材料

开始劝他乖乖睡觉。

御剑笑了笑开始向卧室走去。

成步堂起身跟了上去。

「成步堂你跟来干什么?」

「睡觉啊。」

「客房在那边。」

「这么冷的天我可不想一个人睡。」

「懒得管你。」

虽然嘴上说不理会对方可是御剑却没阻止某个刺猬头遛进他的卧室。


次日。

检事局长办公室。

「夕神君你帮我接下电话我现在有事得出去一趟。」

过一会儿收到了夕神的短讯

「老爷子你的双人床到了他们问你搬到哪?」

「我没有订双人床啊?」

「是那个刺猬头订的。」


成步堂被骂了一顿。

end




——————————————————————————————————————————
最近写的都是bg来着,久违地写写中年组。

嘛虽然干巴巴地基本靠对方脑补。_(:з」∠)_

谢谢食用

#逆转裁判#御云 小段子合集

#出入检事局长办公室的大盗#

「听说了吗局长大人的办公室经常被大盗光顾。」

「看来得加强警备了。」

「御剑哥我来找你玩啦~」

#逮捕乐园的回忆#

「御剑哥这里是我们重逢的地方!」

「当时御剑哥被绑在柱子上挣扎,大盗美云从天而降…」

「拿真是令人困扰的回忆。」

#随便写写#

一条美云摘掉了御剑怜侍的眼镜,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原来可以看清啊…」这么自言自语着。

「美云小姐我没瞎…」

「今宵…义贼绝技…呀没电了。」一条美云给自己的便携式音响更换了电池。

「所以每次都要自带登场音乐吗?」御剑坐在沙发上喝红茶。

「这是大盗的气氛!」




嘿嘿嘿小美云真可爱!

我的言语匮乏没救了。

谢谢食用。

什么时候才可以睡到御剑②

http://cm570187606.lofter.com/post/1dd2261b_9dcd718

↑①

乙(chun)女(meng)系列




法庭的黑暗时代结束了局长大人的工作似乎变得比以前更多了,

看着他睡得越来越晚你不禁有些担心他的身体。

眉间紧锁的皱纹即使是在浅眠的时候也没有舒展开。

不是信不过部下而是自己的职责所在,局长大人这么说。

可是你确实很久都没有和他共同入睡了。

他最近总是忙碌到后半夜才肯入睡。

可是这就是你所倾慕的御剑怜侍啊,

温柔细致到非常小地小事,

执著到没有发现真相之前绝对不放手,

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在发呆吗?」局长大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凑了过来

「最近工作太忙了让你受委屈了…」他好像耳根有些红

你表示没关系。

「那么我们就开始吧…之前一直没时间做得事」







冷落了新婚妻子可不好哦


谢谢食用

今天的愿望还是希望可以睡到御剑 (。ゝω・。)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