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步堂村马

喜欢就好 欢迎同好

有些杂食 慎重关注 爱您

☆囚禁play
☆kaguya生日快乐
☆太久没开车忘了怎么上路了

vayne惊醒,她发现自己被捆在一把上椅子上。她皱着眉回忆起在这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会被关在自己家的地下室里?

不行,她什么都想不起来。
她在这里的话,她的小吸血鬼在哪里?她有没有事?

她最后的记忆停在了她的生日派对上,她叫了邻居的两个姑娘自己的同事还有那位品味糟糕的狼女。

然后她们把蛋糕扣到了自己脸上,然后大家喝的烂醉她的小家伙不高兴了然后……记忆从这里开始就不怎么清楚了,她的酒量还不错怎么这次醉得这么快。

也就是说,她很可能是被这帮狐朋狗友绑到了这里。“我应该没把桌子砸坏吧”vayne想。

“喂——人呢?”她大叫,希望唤醒那群醉汉。

咯噔咯噔的声音从楼上的地板传来,她的小家伙推开了地下室的门。

“erisa你来了,太好了!那群混蛋把我关到了地下室!”vayne看到erisa便放心了。

“因为你用桌子开香槟,还要给我们表演喷泉然后表演完了就开始脱衣服要去街上裸奔。”erisa面无表情地说。

“不会吧,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vayne嘴角抽搐,这太丢人了。

“我想但凡只要有一点印象我们就不会把你绑在这里了。”erisa叹气“最气人的是你居然弄脏了我最喜欢的地毯。”

啊那个地毯是他们搬家后erisa挑的,白色的羊毛地毯,她简直爱不释手。

“其他人呢?”vayne问。

“睡在客厅的地板上呢。”erisa笑得特别无辜。

她的小吸血鬼不知道谁学坏了变得越来越腹黑,明明刚捡回来的时候还像个受伤的小动物一样怯懦。

“我对昨天的事情很抱歉。”vayne说。

“对昨天的什么很抱歉?”erisa笑得更加灿烂了“是对昨天和邻居接吻抱歉还是对咬了兽人的尾巴抱歉?”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一定会在那个派对上把自己拍死。

这小东西吃起醋来可是相当麻烦的,vayne感到头皮发麻。

“原来对你来说谁都可以吗?”erisa步步逼近。
“不不,我喝醉了喝醉了!”vayne极力辩解。

“吸血鬼可没有尾巴。”erisa冰冷的手指轻轻拂过vayne的脖颈再滑到锁骨成功激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erisa盯着她脖子上的青色纹路暗自咽了口口水,这位猎人小姐对自己的性感毫无自觉居然还当着她的面这么招摇。

“我得道歉。”vayne再次强调“但是小家伙你的算盘打错了。”

erisa抬起头对上了vayne深邃的眼睛。

“我是个猎人。”vayne笑道。

这次被压在椅子上动弹不得的是吸血鬼小姐。

“她们都还没有醒,也就是说我们有足够的时间。”vayne舔舐恋人的耳垂。

“他们又不是吸血鬼,昼伏夜出。”erisa小声嘟囔。

“没事,醒了就把他们打包丢出去。”vayne褪下小东西的短袜。

下一步她准备扒掉碍事的睡裙。

“这是我最喜欢的睡裙,你不许弄坏它!”erisa抗议。

好吧好吧,她只好拔下肩带将脸埋在恋人的胸前。

这还没发育完全的小丘闻起来满是奶香味。

vayne含住山丘的顶峰慢慢地吸允,她身下的小人儿一颤一颤喉咙里溢出甜腻的呻吟。

vayne的左手搭在erisa的肩上,温热的指尖一路向下滑轻轻掠过凸起的脊梁骨最后搭在腰间。

像是一只猫儿在erisa的心头抓挠,痛苦和愉悦混在一起让人相当不自在。

到此为止吧,到此为止吧——再这样下去她会变得奇怪了。

“交给我把你的一切都交给我就好了。”vayne在她耳边低声蛊惑。

她的理智在叫停,发疯的吸血鬼可不太好控制。

“不必克制你的欲望。”

“现在的猎魔人都会一大早就发情的吗?”不不不,还是赶紧转移话题的好。

“除了我你还遇到过其他的猎魔人吗?”

“这可不好说,毕竟我年龄可能比你大的多。”

“哦?可是你的身体完全没有说服力。”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