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步堂村马

喜欢就好 欢迎同好

有些杂食 慎重关注 爱您

【FGO】【上海卷】狼咕哒子

【上海卷】【狼咕哒子】

生活中人们不仅关注自身的需要也时常考虑被他人需要以体现自己的价值。这种“被需要”的心态普遍存在,对此你有怎样的认识?

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

要求(1)自拟题目(2)不少于八百字

cp:帕希兹x藤丸立香

☆我想要摸小狼的耳朵!
☆一人血书概念李庄
☆跑题了
——————————————————————
这样的世界真的是正确的吗?
不不,结论他早就得出了,如果“它”能被称为“他”的话。

雅噶拥有强健的身体那是作为魔兽被保留下来的部分,但即使拥有那种身体也不一定能在这片永久的冻土上生存下来。

生存和繁衍是动物的本能,那么作为人类存在的部分在哪里?

趋利避害可以解释为应激性可以是生存经验的累积,那么作为人类存在的部分在哪里?

和旧种比起来它们除了会说话能够直立行走外根本看不到曾经人类的影子。

“帕希兹?你怎么了?”少女停下来回头看着他。

“没事,快点走吧。天黑了魔兽出来就麻烦了。”帕希兹别过头不看她。

“没事,就算魔兽出现了我们还有阿维老师和马修我也会全力支援的!”旧种的御主安慰他。

又来了,旧种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尽管servant的确非常强但那又不是这个旧种的力量,她就不怕被被迫不怕被丢在冰天雪地里等死吗?

晚上过夜的时候两位servant被派去守夜,趁这个机会帕希兹问了她“你们的世界什么什么样的?”

少女一愣然后露出来微笑像是在回忆道“除了冬天还有其他季节,大部分的时候太阳都会出来。然后没有魔兽,大部分人都能安居乐业。”

“没有魔兽那也没有雅噶,大家都旧种吗?”

“有昆虫有花鸟有小动物,人类的话和我差不多吧。魔术师很稀少,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不会魔术不用战斗也不用召唤servant。”

帕希兹不愿意承认“旧种”是人类,对于他生活的世界来说“雅噶”才是人类。建筑是雅噶制造的,军队是雅噶组成的,住在别墅里享受的贵族是雅噶,躲在破屋子里等死的贫民也是雅噶——这是雅噶的社会,雅噶的文明。

“旧种这么脆弱真不知道你们都是怎么活下去的。”他知道自己在闹变扭,但那个旧种的女孩肯定不会在意就是了。

“只考我自己肯定是没法活下的。”女孩不好意思地笑了“能够来到这里,不对能够活下来我借助了很多力量。”

“你就一直在边上看着他们战斗?”

“也不全是,我也很想战斗但我太弱了。”

你一点都不弱,至少比我强多了,帕希兹想。
当然这话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不过我也被依赖着哦。”少女继续说“被他人需要才能一路走下来,我是这样的人。”

帕希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位魔术师露出这样的表情,她的眼泪马上都要滴下来了还逞强笑着。

“只得到别人的帮助会觉得愧疚,去帮助别人的时候会得到满足。被其他人需要的时候会觉得自己很有价值,不被人需要不被肯定的话会觉得迷茫。”

“你们旧种太脆弱了。”

帕希兹很羡慕,雅噶就没有那么多的想法自然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
作为旧种和魔兽融合产生的新人种他们的道德观念很淡泊,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都可以做可以被迫可以告发可以抢劫杀戮,对于雅噶的世界来说弱小本身就是原罪。

持强凌弱是每天都会发生的,向皇帝的亲卫队告发革命军的成员是正常的,抛弃村子里老年的雅噶让它们自生自灭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娱乐,没有自由。

这样的世界真的是正确的么?

“帕希兹?”少女关切地盯着他。

“没事,我只是觉得既然连你这种弱小的旧种都能活下去的话,那你们的世界一定很不错。”

会依赖他人会向他人需求依赖,人与人之间看似没什么联系却被看不见的锁链捆在一起。
这是这里不会发生的事。

那样的世界如果真的存在的话那一定很不错吧。

“前辈?帕希兹先生?你们在聊什么?”一个短发的少女走了过来。

“没什么,接下来我换你去睡觉吧小姑娘。”帕希兹说。

“哦,好的谢谢您!”

的确和魔术师说的一样,被人需要的感觉还不错。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