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步堂村马

喜欢就好 欢迎同好

有些杂食 慎重关注 爱您

#逆转裁判#御云 忘爱症候群

很短 真的很短

#忘爱症候群#  御剑x美云

为了某种原因忘记了最爱的人,一直在拒绝对方是此病的特征。无论回忆起多少次都还是会再度遗忘。能够治愈此病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所爱之人的死亡。

梗来自网络。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发生着奇奇怪怪的事,上一秒是死亡下一秒便是新生命的到来。

“御剑先生,您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护工把一叠纸递到了御剑手上。

“您并没有哪里不妥,只是过度疲劳需要休息而已。”

“好的,谢谢了。”御剑看着单据上密密麻麻的检查项目,眉头却没有舒展。

自己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没有由来的他就是这么觉得,与其说是直觉倒不如说是整合了周围人的反应和现有的情报通过逻辑推理得出的毫无疑问的确定结论。

他缺少了什么,心里好像有什么地方空空的就像是被挖走了一样有风吹过的时候还会呼呼作响。

他最近总是会犹豫,这很影响他的判断力。接连而至的是工作效率的下降,桌上的文件堆积如山尽管下属们想替他分担一些但他还是婉拒了。

最起码沉浸工作中的他是充实的。

“有必要招一个助手了……”御剑整理文件的时候这么想着。

助手?总觉得好像曾经有什么人……?算了大概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毕竟连有过一面之缘的人自己都不会忘记。

一条美云最近很失落,御剑和她已经失去联系很多天了。虽然偶尔会有这种事但是对方一定会提前告诉她的。

她等在御剑的办公室,可是部下却告诉她御剑去了医院。

确认了是哪一家医院后她就飞奔了过去。

为什么会去医院?难道这几天是生病了吗?

“御剑先生,您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护工把一叠纸递到了御剑手上。

御剑就站在走廊上,美云有些不知所措,是说身体还好吗还是问对方这几天为什么不联系自己。

美云在心里练习了很多遍终于抬起头

“御剑……哥。”对方的眼神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充满了御剑一贯的警惕和疏离。

最后一个字她咽了回去。

转过身的御剑见眼前的人没任何动作便越过了她去了缴费处。

“御剑哥……是生了我的气吗?”

一条美云忽然觉得世界上又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御剑检察官,刚刚一条小姐来过了她说希望你联系她。”部下转告了回到办公室的御剑伶恃美云留下的口信。

“一条是?”御剑看了看桌上的备忘录并没有和姓“一条”的人要见面的消息。

部下愣住了“就是一条小姐啊,一条美云小姐。”

御剑完全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部下错愕地离开了。热恋中的人总是很奇怪,就当做没听见刚才的话吧。

备忘录未完成的事项还有去购买新的手提电话。原本那一只陪了御剑许多年的功能机早上掉出衣袋摔的粉碎。

索性通讯录可以导出,只是他没有去挑选的时间,最后只是在官网选了一部功能比较齐全的智能机约定了上门服务。

还是有哪里不对。

御剑靠在椅子上没由来地感到心浮气躁。

也许是夏天的闷热也许是聒噪的蝉鸣。

line上成步堂发来了旅行时拍的照片,成步堂的边上是真宵君而自己的身边是从未见过的年轻女性墨色的长发束在脑后脖子上围着与季节不搭调的深色围巾。

是当地的向导吧。


连发数条的邮件无人回复,连电话也没有人接听。

一条美云看着作为手机壁纸的二人合照想哭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她给予御剑理解并且对他深信不疑,对方一定不会令自己失望的。

“叮~”提示音响起。

“您好?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美云啊?!”

“抱歉我应该是不认识你的。”

“你是御剑哥吗?!”

“我是御剑。”

开什么玩笑。

难道他被邀请去参加什么整蛊的电视节目了吗?

还是脑袋被大将军长枪打了?

不对,那把枪不是空心的吗?

一条美云思考着种种可能性。

对方为什么在自己的通讯录置顶?

还有这么多语音留言。

可是这个人他明明不认识啊?

完全没听说过的名字,陌生的声音陌生的称呼。

陌生的女孩子。

“图片   你是我身边这个女孩子吗?”

“没错啊!\(^o^)/”

原来是旅行的向导啊。

大概是顺手交换了联系方式然后忘记了。

既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就继续工作吧。

御剑将手机放在一边。

由于工作的缘故,他经常被女性青睐,其中就不乏非常有毅力的人。打电话直到他接起为之,短讯直到他回复为之,这位一条小姐说不定也是这样的人。

只能礼貌的拒绝了。

毕竟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说起来喜欢的类型,御剑突然楞住了。

“我喜欢……什么人?”

好像有一个很喜欢的人但是对方好像是……去世了?

等等什么地方不对。

去世了?是谁?

记忆开始变得不可信。








那之后那个叫一条美云的人再也没有联系过御剑。

关于所爱之人的去世可能只是某天午休时做的梦。

一切都是那么平常。

“御剑检察官,这起交通事故由你负责。”

“没问题。”

片刻的偷闲后就得开始工作了。

“日期是昨天,地点在主干道,死者是一条美云……”等等这个名字?!

翻开附录的现场照片果然是熟悉的深色围巾。

现场回收的证物里有一部粉色的手机。

不过已经无法开机了。

忍者迦南的挂坠是自己送给她的。



魔咒解开了,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你问盗贼吗?

谁知道呢?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