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步堂村马

喜欢就好 欢迎同好

有些杂食 慎重关注 爱您

【逆转裁判】【成宵】放点以前的存货

好久没登录了放点存货

依旧是没什么水平的短打,大家看看开心就好。

 

 

01
即使是和成步堂龙一有着书信往来,但是总觉得远远不够。绫里真宵知道自己想要的不知这些,她想要见到那个人想在他身边想陪他度过人生的低谷,可是她不能。
因为身为未来仓院家主的责任,她必须完成漫长的修行。
不过这样就很好了,她比起大多数仓院的孩子要幸福得多,比起那些一直被困在一方天空下的孩子们她见识过与之不同的世界也接触过各种有趣的人,这样就可以了。
她记得春美曾经对自己说过,她在一本书上看过一句话「在年轻的时候别遇到太优秀的人,不然倾心一生会很孤独。】她那时笑着戳了戳春美的小脑袋,让她别总是看这些书。
现在想想自己就像这句话说的一样,年轻的时候遇见了他之后心里就再也装不下其他人。
每次收到了那个人的信她恨不得马上飞到他的身边,可她不能。她把对那个人的思念对他的爱慕对他的担忧对他的这些复杂感情统统藏在心底,用淡漠宁静的面孔掩饰住深怕有一天这些感情控制不住撕破自己的拙劣伪装暴露在阳光下。
寄给他的信写了又写还是觉得不合适,从要写的内容语气道称谓都要斟酌很久才肯下笔。
她已经不是天天坐在电视机前面准时收看最新一集《江户战士大将军》不是天天扯着成步堂袖子嚷着要吃咸到死的豆酱拉面的真宵酱了,可是她写给他的信还是当年的语气还是会寄给他很多很多的录影带让他帮自己看。
其实这些早就不需要了,只是绫里真宵的私心地希望他可以不要忘记自己。
看到这些录影带和那些信就会想到自己这个曾经的助手,事务所的副所长。
这么想着绫里真宵把早就写好的信投进了邮筒。

致成步堂君~
录影带有好好看吗?我好想吃豆酱拉面啊!)趴
王泥喜君和美贯酱还好吗代我向他们问好哦~
听说你又打算参加司法考试了我很开心哦,比较律师才适合成步堂先生呢!
今天的饭菜很好吃,但是好想吃和食啊!
                                                    绫里真宵         
02
绫里真宵不知是第几次从梦魇中惊醒了。她拿起手机打开通讯录看着上面屈指可数的联系人又停下了。
那个人的电话绫里真宵几乎是倒背如流,在国内的时候没少麻烦过他几乎是出了麻烦就会立刻打给他,也只有这个人每次都能在自己错乱的语序下找到真相。
绫里真宵憧憬她的姐姐绫里千寻,姐姐在她看来几乎是完美女性的化身。作为仓院本家的未来家主绫里真宵的修行还远远不够,尽管她的一举一动都不自觉的地在向姐姐绫里千寻靠拢但是真宵明白自己现在的和姐姐之间差的可是一个十年那么简单。
就像在梦里绫里真宵还是那个只会给成步堂添乱的小丫头,莫名其妙地又被卷入一次风波不知所措地等待成步堂的到来…
这种被动总让她莫名的不安,她渴望为那个人分担一些但是对方从来都不会把不安和焦虑向自己分享,与其说是不够信任倒不是说是那个人独特的地方——成步堂龙一独有的温柔,不会大张旗鼓地表现出来却总是在你不知道的地方细致入微。
大概这也是她对那个人倾心的原因之一吧,绫里真宵这么想。
出来修行到底有没有赌气的成分绫里真宵自己也不确定,至于是和谁赌气那个人大概是她自己吧。
成步堂龙一的周围总会围绕许多女性,她们有着真宵没有的成熟韵味有着想让人倾诉的欲望,这就是成年女性的魅力啊真宵不止一次这么感叹。
绫里真宵不是没有对着绫里供子的雕像许愿过,可是供子大人似乎是睡着了没能回应她的愿望。
等到数年过去了她的举手投足多了些成熟稳重后,她突然开始怀念那个没见过电视和遥控器天天嚷着要吃豆酱拉面拉着成步堂君跑来跑去的小姑娘了,真的是令人嫉妒的美好。
周围的变换太快真宵都不确定自己是否有勇气回到那个她心心念念的事务所回到那个人身边。
他有了养女有了令人骄傲的部下拿回了律师资格…而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克莱因王国真冷啊即使是八月绫里真宵也觉得手指有些冰冷。
犹豫不决了许久最终还是按下了通话键——只要听听那个人的声音就好。
“嘟——喂真宵?!”对方的声音有些急切。
“成步堂…君?”绫里真宵觉得没有比这更加窘迫的事了,她想说很多很多她想把她心里的话都告诉通话另一端的人却什么也说不出来,那些话就堵在她的喉咙边上说不出来又咽不回去没有比这还令她着急的了。
“这么晚是出事了吗?”对方迫不及待问道。
“没事…我…我…我”真宵真的快被自己急死了。
“没事,慢慢说我在。”对方有些沙哑的声音传来,意外的让人安心。

03
成步堂龙一 到了适婚的年龄了,之前几年他以没有稳定的工作和希望找一个能让美贯满意的妻子为理由拒绝了周围好些长辈的好意。可是今年他实在是无能为力了,自己恢复了律师资格,美贯也长大了几岁,周围给他介绍姑娘的人更多了。他只好说自己早就有了意中人,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人都好奇对方的身份,他就把某位身在异国的前副所长搬了出来。
令他意外的是周围的好友这次都像是约定好了一样支持他和那位灵媒师小姐,其中最兴奋的就是春美。她拍着手说要马上写信给真宵姐姐,被成步堂一把拦住说等到什么时候亲自告诉对方。她就转身拉着美贯推销自家姐姐去了。
自己对真宵不是没有什么想法的,成步堂龙一想。曾经因为年龄的问题把对方当妹妹照顾,但抵不过每日相处下来难言的默契。是不是要告诉她?他曾经也这么想过,但是犹豫了很久还没等他说出口对方就收拾行囊去修行了,之后竟然再也没有直接见面的机会。
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许她早就遇到了心仪的人吧,到时候写信让她给自己打个掩护就行了,成步堂龙一这么打算着。
但是过了几天架不住事务所的孩子们拉着他打听这位前所长的故事,他就只好让以前的旧相册重见天日了。说起来这几本相册还是真宵送给他的,说之后的事务所要把这几本相册填满结果照片早就满的装不下了,也不知道这小丫头最近怎么样?
照片上的故人们有的还在联系,有的早已经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定居了,穿着旧西装看着旧相册好像也不错成步堂这么觉得。
“爸爸,你认识真宵姐姐的时候多大啊?”美贯看着事务所的第一本相册问道。
“大概22岁吧,真宵也就16岁左右。就像你和王泥喜君这么大,”
“哇那时候的春美好小啊。”心音看着照片上年幼的春美惊讶道。
“嗯虽然很年幼但是那时候就已经被人称为仓院的赤子了。” 
“御剑先生总是冷着脸啊,和现在不太像啊……”王泥喜注意到了年轻的御剑。
“那家伙年轻的时候被人称为魔鬼检察官。”
“诶这张照片是?爸爸?”美贯拿着一张照片问道。
成步堂凑过去看,那是和千寻老师在案件结束后一起拍的照片。穿着黑色西服的新人律师绫里千寻和穿着花哨服饰的大学的自己。
“这个是我和我的老师,就是这个事务所的前所长。那时候是我第一次上法庭,嘛虽然是被告。”说道这个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啊这个是豆酱拉面!”美贯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了。

“成步堂先生一定要追到真宵小姐啊!”心音擦着眼角不知从何而来的泪水。她大概是脑补了一部凄美的爱情作品吧,成步堂在心里吐槽。
“成步堂先生,没问题的!”二毛君在给自己打气,头上的呆毛一晃一晃地好像在应和着主人的话。
看着这群孩子们成步堂掏出手机发了条简讯。
【在和孩子们看事务所以前的相册,真怀念啊没有皱纹的我。】
很快对方就回复了。
【我也很怀念啊,每天都可以准时收看大将军的日子~\(≧▽≦)/~】


04  
或真敷一案结束后成步堂龙一接到了不少电话,除了熟人担忧自己的近况大多都是——【成步堂先生你之前的案子也使用了伪证吧?】
真的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拿到自己的联系方式的,其中大多数人成步堂根本不认识。
一开始的那几天他根本不敢出门,怕被媒体认出来围堵。但是即使不出门电话还是响个不停,他咬了咬牙干脆关了手机拔掉了事务所的电话线。
之后事务所的玻璃不知道被什么人那石头砸碎了,美贯被吓得抱头缩在墙角。
他已经可以想到外界是怎么评价他了【无良律师】【拜金主义者】【为了胜诉什么都做得出来】。
前两天御剑过来告诉他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把千寻老师的死和自己继承了事务所联系到了一起,让他别在意外面的事。
事情总是越描越黑的,总有些从来没有见过你的人凭借不知从什么地方听到的只言片语肆意脑补却那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你。人性在低谷的时候最是赤裸裸,自己一直在走上坡路现在摔了跤有这些传言很正常,如果自己再急于解释反而显得欲盖弥彰。况且这件事有很多矛盾的地方,在没找到真相的时候只能怪自己急于胜诉没有仔细调查证物的来源。
虽然有旧友们的接济但是他的日子过得非常惨淡,他自己倒是觉得无所谓可是还有一个在成长期的小美贯,如何养活她成了成步堂的最大难题。

美贯小心翼翼地向成步堂道歉“对不起……要是那个时候我……”他看着这个天真无邪的孩子红着眼眶低着头不看自己觉得心里好像被揪了一样的疼,伸出手把美贯拦在怀里“不是美贯的错,我不是说了吗我们是一家人。”怀里的孩子犹豫了很久终于放声大哭起来,哭了一会就用小手把脸上的眼泪都擦了攥紧小拳头说“美贯要成为超厉害的魔术师!然后就有很多钱就可以养活爸爸了!”
“好,那爸爸等你成为大魔术师。”成步堂笑着摸了摸小美贯的脑袋。
这件事情要怎么对真宵说呢?对不起我失去了律师的资格?我没有做伪证?想了想他最后在纸上写下了
【我打算换份工作,真宵酱觉得钢琴师怎么样?顺便我收养了个女儿叫美贯,是个好孩子哦。】
几个星期后他收到了仓院的回信
【钢琴师听起来好帅的感觉,不过成步堂君居然会弹钢琴吗?好吃惊。
成步堂君的女儿啊,好想见见啊可惜我的修行还没有结束。代我向美贯酱问好~
成步堂君,无论你打算做什么工作我还是觉得你站在辩护席上最合适哦,因为你不是想成为孤独的人的伙伴吗?所以啊即使这途中会有一点波折但是如果在这个地方放弃了的话就太可惜了,我是这么想的。】

 

 

 

 

谢谢食用!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