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步堂村马

喜欢就好 欢迎同好

有些杂食 慎重关注 爱您

【逆转裁判】喜贯/骨科组 不得④

不得④
cp:王泥喜法介x成步堂美贯

★这是一辆儿童摇摇车
★怎么开都感觉原地不动
★“我不做司机了——”

如果从一开始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话现在两个人就不会这么难受了。王泥喜有时候这么想。让他在破土出芽的爱情和从天而降的亲情里二选一的话,他选择放弃。

这二者并不等价,完全没有相提并论的必要。他需要的不是血缘关系而是精神上的认同和连接。说实话他很长久向往柏拉图式*的爱情,无关肉欲长久地精神较量想必能让他们的关系更加持久吧。

但美贯是一个很神奇的人,她会把不可能变为可能。和她交往久了王泥喜觉得自己正在逐渐偏离他的初衷。

就像是现在。

“什么都不做真的好吗王泥喜先生?”这个小恶魔用着甜腻的嗓音轻佻的语调调侃着他。
一时间他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颇为尴尬地僵在原地。
察觉到王泥喜内心的动摇美贯笑的越发灿烂。
王泥喜却从她的举动中发现了破绽扣住他的手腕将她压倒在沙发上。
“别看不起成年人啊,高中生成步堂小姐。”

美贯扬起下巴直视他的眼睛,她眼中的惊愕很快就变成了自得。“可是你还在动摇啊,王泥喜先生。”

母亲送给二人的礼物,家族遗传的特殊能力这个时候显得格外地多余。

美贯看准他动摇的时机一只手撑住沙发上半身脱离王泥喜的控制一把拽住了他的领带把这人扯到了沙发上,而她自己则是迅速抽身压在了王泥喜身上。两人的位置来了个互换。

“不愧是马戏团的成步堂小姐,真的很灵活。”王泥喜苦笑。
“才不是马戏团吧。”美贯皱皱鼻子瞪着他。

“那么你现在打算干什么?”王泥喜放弃抵抗一副请君随意的表情。

“你猜?”美贯眨眨眼解开了他衬衫的扣子,王泥喜这时才发现她的睫毛真的很长大概是随了母亲吧。

这只灵活的手在他的胸膛上轻轻游走,这手的主人更是低下头在他的锁骨咬了一口。

他拉过这只手吻了下。

这位魔术师难得破绽百出,不过这时他们彼此彼此。不用魔术师提醒他都能感觉到他的心脏在叫嚣。

“这可不是兄妹之间应该做的事。”魔术师突然换了一副面孔从他身上爬了起来。

“的确不是。”他也做起来系好衬衫的扣子。

魔术师小姐张张嘴打算说些什么又放弃了,她抿了抿嘴唇打开房间的门出去了。

她不用说王泥喜也明白她想说什么,回答是“不甘心”。

怎么会甘心?
王泥喜自嘲地轻笑了下。


未完待续

*其实指的是男男之间的爱恋,但是也经常被拿来形容男女之间无性的亲密关系。

评论

热度(4)